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 凤翔号 >

专家:军舰大口径舰炮获新生 险些退出历史舞台

发布时间:2019-12-18 01: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泰国《亚洲军事评论》2014年第12期/2015年第1期合刊发表了彼得唐纳森的文章:68 Guns。文章称,导弹代替了大口径舰炮成为舰艇反舰的主要武器,迫使大口径舰炮退出了海军武器装备的历史舞台,但是导弹并不能应付所有的局面,在海上对峙、驱赶和护航时,舰炮仍然不可或缺。随着智能引信和制导炮弹的发展,舰炮炮击精度已经可以与导弹媲美,但成本要低得多,舰炮再次找到了自己用武之地。文章详细介绍了舰炮的现状和发展前景。文章编译如下:

  导弹的问世曾经使舰炮几乎失去了用武之地,舰炮之所以能够复兴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先进的火控系统、网络化传感器、智能引信和精确制导系统,这些系统使舰炮更加灵活,打击预定目标时更加高效。

  舰炮是现代战争中的一种重要武器,可遂行对空防御、对水面舰艇作战、拦截掠海导弹和对岸火力支援等多种任务,并能够在近海环境和非对称冲突中提供不同级别的火力近距离对抗海上和空中威胁。20世纪90年代,406毫米舰炮随着美国海军“衣阿华州”级(Iowa)战列舰一起退役,导致任何大于76毫米口径的舰炮都被归类为重型舰炮,BAE系统公司(BAE Systems)和意大利奥托梅莱拉公司(Oto Melara)在这一领域处于主导地位,竞争对手,至少在俄罗斯设计的舰艇方面,包括俄罗斯的制造商——位于圣彼得堡的阿森纳机械制造厂(Arsenal Machinery Plant)、位于俄罗斯西部下诺夫哥罗德的布列韦斯特尼克科学研究院(Burevestnik Central Research Institute),以及几种基于这些俄制武器的中国设计。加布里埃莱科伦坡(Gabriele Colombo)是奥托梅莱拉公司远东和大洋洲地区市场与销售区域经理,他在接受《亚洲军事评论》采访时称,根据他的经验,海军和造船厂往往将40毫米以下的舰炮归类小口径武器,40毫米至100毫米舰炮归类为中口径武器,100毫米以上的舰炮归类为大口径武器。BAE系统公司南亚地区出口和销售副总裁马克威尔逊(Mark Wilson)的观点略有不同,他认为中口径武器是指30毫米至76毫米的舰炮。

  实际上,广泛部署的西方中口径舰炮包括:BAE系统公司的博福斯57毫米Mk.III(Bofors 57 Mk.III,在美国被称为57毫米Mk.110)型舰炮、奥托梅莱拉公司的62倍口径76毫米超高速舰炮、法国耐克斯泰尔(NEXTER)公司生产的100毫米自动舰炮,以及莱茵金属公司的35毫米“千禧年”舰炮(Millenium Gun)。俄罗斯布列韦斯特尼克科学研究院提供了57毫米A220M型舰炮,76毫米AK-176M1型舰炮和100毫米A190两种改型,俄罗斯和印度海军舰艇都采用了这些武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使用来自法国、俄罗斯和本土设计的各种76毫米和100毫米武器。

  当前在役的“重型”舰炮是英国生产的114.3毫米Mk.VIII型,这是一种55倍口径自动武器,其实际内径为113毫米。这种武器最初是由英国国防科学与技术实验室(Defen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aboratory)的前身——英国皇家武器研究和发展机构——研发,皇家军械厂(Royal Ordnance,现在是BAE系统公司的一个组成部分)进行了改良。该公司还生产54倍和62倍口径两种127毫米Mk.45 Mod.4式舰炮,并为美国海军的“朱姆沃尔特”级(Zumwalt)驱逐舰生产155毫米先进舰炮系统(Advanced Gun System,AGS)。奥托梅莱拉公司与其匹敌的武器是64倍口径127毫米舰炮,这是其“火山”(VULCANO)舰炮系统的核心。较大的俄罗斯战舰通常装备130毫米AK-130多用途双管舰炮,而中国正在研制H/PJ38型单管130毫米武器,据说它将取代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队中的小口径舰炮。

  科伦坡先生告诉《亚洲军事评论》的记者:“亚太地区舰炮市场的发展似乎主要取决于中国海(包括东海和南海)安全形式的演变。目前,许多新的造舰项目即将或者已经启动,例如,越南、泰国、菲律宾、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他说,护卫舰、轻型护卫舰和近海巡逻舰将装备76毫米和57毫米中口径武器作为主炮,装备12.7毫米和30毫米小口径武器作为辅助兵器,海岸警卫部队和警察则使用口径更小的武器。他说:“似乎只有日本和韩国有意采购大口径(127毫米)舰炮,他们历来使用这种武器并且对于远程制导弹药的有效性真得充满兴趣。”

  威尔逊先生附和了科伦坡先生的观点,他说:“亚太海军武器市场的发展与持续的地缘政治事件相对应。BAE系统公司希望看到该地区的海军部队在数量和能力方面持续提升,舰炮将成为这一发展的组成部分,尤其是随着制导炮弹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应用。”该公司重点关注新的舰艇建造项目,但他也对升级市场表示乐观。他在接受《亚洲军事评论》采访时说:“我们已经发现,在已部署舰艇上用一种舰炮系统取代另一种舰炮系统比较罕见,因为如果真的需要升级时,海军通常是考虑提升舰炮系统的能力,而不是简单地用新的舰炮取代旧的舰炮。舰炮真的不像其他装备项目,如装甲车辆或战术卡车那样容易磨损。”

  BAE系统公司虽然也认为升级市场有很大的潜力,但也不无担忧。该公司称:“我们认识到,预算的竞争性需求有时使得国际海军在面对升级作战系统、导弹系统、船体、机械和电气系统等更昂贵的竞争性需求时很难为升级舰炮系统找到充足的理由。”

  科伦坡先生指出,新的舰炮需求,尤其是大口径舰炮的需求在过去五年中明显萎缩。他还指出,可用于新的大型舰艇项目的预算大幅减少,甚至出现了建造的新舰重复使用现役舰炮的倾向,这些舰炮有的虽然已经服役超过30年,但仍然宝刀不老。他指出,这种重复使用导致了维修、大修和升级业务的产生。不过,他告诉《亚洲军事评论》的记者,目前这一趋势在亚太市场已经发生了转变。他说:“大量的新项目正在对于新的舰炮产生需求,尤其是小口径舰炮需求旺盛,新的舰炮往往更加物有所值。”

  除了近距离海战,导弹在过去20年到30年的发展已经减少了舰炮的防空作用,制导炮弹和智能引信的持续发展在提升其效用方面真的带来了希望。科伦坡先生指出,30-35毫米小口径弹药已经具备了空爆能力,而中口径炮弹也配备了射频近发引信。他强调,射频、全球定位系统、红外和半主动激光指示器已经使舰炮的能力以及它们所承担的任务发生了变化。他告诉《亚洲军事评论》的记者,微机电系统(Micro Electro-Mechanical Systems,MEMS)技术的惊人进展已经使所有这些系统如虎添翼。

  科伦坡先生补充说:“鉴于导弹是防御机动威胁的唯一可行手段,所以军舰日益依赖导弹的机动能力。今天,制导弹药和智能引信能够使舰炮凭借多用途的灵活性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部分扮演导弹的角色。因此,我们预计,舰炮的复兴,尤其是在不对称战争中将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趋势。”

  威尔逊先生认为,从舰炮转向导弹再回归舰炮是武器系统和对抗措施之间永恒斗争的一种体现,他预计这种变化还将持续下去。科伦坡先生解释说:“新的情报和监视能力以及武器技术将提高舰炮的杀伤力和效用。反过来,海军将寻求通过开发新技术,在舰炮的射程之外分散、隐蔽和硬化可能的目标,以对抗这种提升的杀伤力和效用。”

  随着美国海军的“朱姆沃尔特”级导弹驱逐舰装备使用155毫米弹药的先进舰炮系统,而皇家海军后来批次的“26型”全球战斗舰也正在考虑安装类似的武器,大口径舰炮将再次盛行,尽管不可避免的复杂性已经延缓了这一进程。

  科伦坡先生说:“一种可能的方式是使用陆军的榴弹炮,并试图使其满足海军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你仅仅把舰炮作为榴弹炮使用,否则你将其作为舰炮使用时,有可能冒着无法获得出色直瞄火力性能的风险。此外,如果你想重新使用组件,你必须要面对高盐环境;最后,但肯定相当重要的是,在陆地使用的弹药具有模块化费用,而且在舰上不容易管理。”从某种意义上说,根据127毫米舰炮研发155毫米舰炮要比基于陆军155毫米榴弹炮研发更容易,但仍存在弹药问题。

  BAE系统公司的武器系统业务发展主管克里斯金(Chris King)也持类似的观点。他告诉《亚洲军事评论》的记者:“155毫米舰炮再加上现代制导炮弹能够提供一流的打击能力,然而,它相关的财政、空间和重量成本是许多海军难以承受的。世界上只有数量有限的海军在其舰队中有足够的大小合适的舰艇需要155毫米火炮系统,尤其是当他们的现役舰艇和岸基设施已经研发了各种口径的舰炮时。”

  舰炮制导炮弹的研发已经花费了很长的时间,远远落后于陆基火炮。金先生指出,与许多武器技术一样,最初的承诺被证明很难在“军事行动令人难以置信的恶劣环境中”兑现。但初始故障或者达不到预期的作战表现,并不代表技术是失败的、行不通的。

  金先生接着指出,舰炮技术的发展是有点慢,因为需要安装的系统相对受限。“建造、测试和重新设计舰炮不可能像建造、测试和重新设计电脑和智能手机一样。其结果是,少量更昂贵的项目并不总是能达到预期的成功水平。然而,相关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它们将被融入舰炮,随着财政和规划的许可,它们将被融入炮座生产。”

  科伦坡先生指出,制导炮弹需要成本低廉的先进的微型化技术。他说:“制导需要成本并会使炮弹的战斗部缩小,因此,有必要在有效载荷和成本之间进行适当的权衡。此外,通过舰炮所产生的加速度是极高的,与此相应的是需要使用可以抵抗这种强力的装备。该技术需要时间来达到适当的性价比水平。”如今,他认为,微机电系统技术和坚固耐用的设备确保产业界能够以适当的成本实现所需的性能,这部分得益于最初为军事开发而大量应用于民用领域的技术,就像全球定位系统接收器应用于移动手机一样。射弹技术的发展有两条线路——精确制导和智能引信,前者提供了更多的改良可能性,威尔逊先生说,但是科伦坡先生补充说:“为引信提供目标的位置将使之更加有效,这些信息通过上行链路连接,已经可以用于制导弹药。”

  通过火力控制算法,制导弹药有进一步改良的空间。金先生说:“需要改进的选项包括针对目标配备武器、确定实现期望的目标效果所需的最佳弹药数量、确保使用最少的弹药产生最高靶效应的目标点和到达时间。”科伦坡先生补充说,新的火力分配算法可以通过网络化传感器和操纵装置优化由多艘舰艇发射的火力。

  枪炮在海上使用的最早记录可以追溯至近七个世纪以前,1338年的阿讷默伊登战役(Battle of Arnemuiden)中,3门铁铸加农炮和一把手铳(handgun)从一艘名为“克里斯托弗”号(Christopher)的英国船向荷兰岸上的法国反对派开火。从此,枪炮一直在战争中占据主导地位,直到导弹的崛起。展望未来,即使激光武器崛起似乎也不太可能淘汰舰炮。

http://hoadamnews.com/fengxianghao/105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