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 府兵 >

唐朝靠府兵制起家为何又将其改为募兵制?

发布时间:2019-06-14 16: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些平日劳作而战时出征的农兵,一直持续到中唐才宣告解体破灭。此后的唐朝也开始力主募兵制,丝毫没有重建府兵制度的意思。那么,

  唐朝从最初的府兵制,逐步转变为后来的募兵制,本身就是王朝政治生态演化的表现。从源自草原和中亚的封建属性,慢慢转为偏向中央集权制的吏制帝国模式。这就让唐朝的朝廷,在府兵制出现问题并崩坏后,也没有大力重建的原因。募兵制一开始仅仅是权宜之计,但最后却成为了唐军必须坚持的救命稻草。

  虽然府兵制被认为是北周时期出现的军政制度,但其实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从基本结构和运营机制来看,府兵制至少在北魏王朝时期就已经有了完整的雏形。当时的朝廷就通过分配固定份地的办法,为自己供养起一批专业的军事力量。这个传统被后来的北周与北齐接纳,一直被延续到唐朝建立之后。也是那个阶段中,长江以北武力强盛的基础性原因。

  简单来说,府兵制的原理,就是北朝统治者从草原和中亚等地带来的部落兵制度。在公元4-6世纪之前的中亚各地,类似的军政结构可谓比比皆是。在那个骑兵技术还没有因生产力提升而更加普及的时代,很多接受土地册封的军人也会以步兵身份参战。

  在此等制度下,原始的府兵就是封建军事阶层中的最低级地主。也是非贵族人群中,具有最高地位的那批人。他们有自己的世袭份地和通过服兵役获得的使用权土地。不需要向自耕农或农奴那样大量缴纳赋税,但需要在战争中为自己的部落或城市领袖出力。如果战争获胜,也可以分享掠夺来的战利品。他们常用的武器是复合弓与长矛,非常适合防御敌方骑兵,增援本方的主力军侧翼。

  当然,随着技术进步带来的骑兵化浪潮,这些中亚低阶武士也纷纷放弃了原有的步兵身份。但在技术总会落后1-2拍的东亚,类似的阶层和配置被继续保留了下来。只是朝廷的中央管理成分更多,出现了类似折冲府这样的地方军事机构。

  从北魏到初唐,府兵们除了盔甲和少数国家统一管理的武器外,诸如弓箭、短矛或佩刀之类的普通武器,都是自己准备的。连赶往集结地途中的口粮,甚至代步的驮马,都需要自掏腰包。这就需要府兵们具有比较宽裕的农业收入,并在战争结束后可以分享掠夺来增加财富。在固定的训练周期,折冲府也会组织定期的军事训练。这就好比是用中央任免的官吏,在地方上维持一个个部落制军事结构。

  然而,一旦不能满足以上条件,那么府兵就会面临破产威胁。很多人虽然还有军户身份,但在实质上已是名存实亡。

  随着唐朝的版图扩大,原本生活在自己领地内的府兵们,开始逐渐入不敷出。这主要是因为战场距离越来越远,往返周期就被拉长,作战时间也高于以往。但如果唐朝朝廷认为应该继续维持北朝时代就传下来的政治习惯,就应该将府兵的封地扩充到新征服地区。以便在边区也培养新的府兵部队。

  但一些客观条件还是限制了府兵制度存续。以唐朝立国后征服的新地盘而言,大部分都没有宽裕的用地可以支配。不管是在江南、岭南,还是草原边缘地带和西域,可供开发的土地大都名上有主。若要将府兵分配到当地,就意味着将大量的原住民都扫地出门。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利于王朝统治本身的。

  以条件最为有限的安西都护府来说,辖区内的自然环境承载力非常有限。都护府的直属城市供养都比较紧张,根本没有余力去顾及府兵的需求。因而,直接拿粮饷的募兵制度,反而更适合这类情况。

  何况,府兵因为军事花销而可以不用缴纳普通粮赋。因而扩大府兵的封地,也就无法增加朝廷的土地财政收入。这对于贵族人数与官宦队伍不断扩张的朝廷来说,又是不得不面临的重大问题。从隋朝就开始的东方式的集权化进程,仅仅因为隋唐之际的乱世而被暂停。一旦天下安定,那么食利者阶层就会继续稳定而快速的增涨。除了原有的关陇贵族世系,还有不断增加的外戚家族与文官队伍。这都让土地兼并变得迅速而激烈。

  所以,到了中唐时期,府兵制已经名存实亡。尽管名义上的组织架构还在,却在实际上仅仅是一群忙于耕作而没有时间进行军事训练的普通农民。唐朝人自己也不是没看到这个问题。但他们清楚重建府兵制已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样不仅见效速度缓慢,还会触及很多既得利益群体,动摇统治者本身的基础。

  应对方法也不仅仅是简单的募集军队。只是募兵制下的整体兵源质量难以把控,非常容易造成军队战斗力的迅速下滑。更加立竿见影的方案,就是不断从直属区域外招募职业武士和军人团体来为自己服务。从草原上随处可见的突厥人,到从中亚不断向东迁徙的粟特人,甚至还有西域的本地王公等等。被招募者大都不是孤零零的个体,而会以大小不一的团体形式加盟。几代人后,他们的后裔还会继续秉持先祖的选择,从事军政类职务。

  所以,不算初唐的鲜卑血统贵族,中唐的突厥-粟特与晚唐的沙陀集团,都会被朝廷予以重任。他们的数量固然不多,却可以成为军队的实际核心。没有他们的部队,也是经常表现欠佳。

  也是由于募兵制带来的巨大财政压力,中央一级的府库经常来不及为各地部门输血。后来被人不断诟病的藩镇制度,也就成为基于当时环境的势在必行。藩镇中的高级和中级军官,经常要由番将或他们的后裔担当,士兵则纯粹依靠粮饷生活。旧时的府兵制度,彻底没有了被复兴的可能。这种番将-职业兵-纳粮民众的多元结构,也一直维持到五代后期为止。

  最后,类似的历史进程其实不止发生过一次。数百年后,还有一个人企图不花一分钱而养百万兵。他将大部分的军费支出,都押宝在土地财政身上。但对军户们的要求,远比北魏-唐朝时期对府兵们的要苛刻许多。

  这个人就是明太祖朱元璋。他和自己的宝贝儿子朱棣一起,不得不继续像唐朝那样吸纳番兵番将来作为精锐力量。到类似安史之乱地位的土木堡之变以后,明朝也就在实际上放弃了类似府兵制的卫所兵制度,全面倒向了募兵制。

  正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你剥离一些时代发展的杂音去体察事物的本质,就会注意到它们彼此之间的内在联系。(完)

http://hoadamnews.com/fubing/1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