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 副参谋长 >

军史:美军新司令李奇微刚上任志愿军就痛打李承晚令其颜面扫地

发布时间:2019-06-24 15:0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1949年5月上海解放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第二十七军是主攻部队之一,采取兵分多路、穿插纵深的战术,率先攻入市区。在三天三夜的战斗中,该军上自军长下至马夫全部露宿街头,秋毫无犯,是当之无愧的“胜利之师”,“仁义之师”。战斗结束后,二十七军军留驻上海,担任警备工作。数月后全军撤出,直到1952年末才返回江南,继续拱卫上海。为什么一支有警备任务的军队突然撤出上海?两年多的时间他们去了哪里?

  文汇新媒体受权刊载27军军史专家张克勤的著作《济南第一团》部分章节,为读者揭秘二十七军的传奇、“济南第一团”二三五团在解放战争后的去向。

  二次战役后,二三五团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团长王岐秀、政委胡明调出,单文忠任团长。二三七团任政委宋奇光调任二三五团政委,董万华任副团长兼参谋长,王济生任副政委,徐良序任政治处主任。各营领导也先后进行了调整:一营营长王凤奎,教导员张星堂;二营营长张思义,教导员彭超;三营营长李文高,教导员。

  1950年12月底,二三五团随师进入长川里进行战备整训。主要内容是总结参加二次战役的经验教训,整顿和恢复部队建制,补充和改善装备,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准备再战。这期间,二三五团先后补进了从华东和皖北来的一批老兵、从东北来的一批新兵及九十四师二八〇团一部。伤愈人员也陆续归队,使全团人员充实到战前水平。

  整训中,思想上主要解决的还是“真老虎”和“纸老虎”的问题。针对部分人认为“在朝鲜战场碰上了真老虎”的想法,通过学习,使大家进一步认识到美军再强大,本质上还是“纸老虎”的,但在作战指导思想上无论如何不能盲目,不能轻视,要把它当“真老虎”打。特别强调要继续发扬我军英勇顽强、不怕艰苦、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精神,发挥近战、夜战特长和敢于拼搏、敢于白刃格斗的顽强作风,直到取得最后胜利。团里还专门宣传了、辛殿良、陈忠贤、石振兰、李洪序、林凤安、于增云等英雄模范的事迹,掀起了在新的环境下学习英雄模范的新高潮。

  这期间,志愿军又进行了第三、第四次战役,坚决把敌人阻击在“三八线”以南,取得歼敌数万的重大胜利。

  1950年,沃尔顿·沃克中将因车祸丧生后,李奇微接过了从1950年6月战争爆发就在朝鲜参战的第8集团军的指挥权,并在1951年率军发动反攻。杜鲁门总统解除麦克阿瑟的兵权后,李奇微又成为了“联合国军”总司令。

  但是,李奇微并不比麦克阿瑟高明。他所信奉的照样是美国政府的强盗逻辑和强权政治,以为可以凭借武力解决朝鲜问题。他提出了将战线度线及其以北地区,“在朝鲜半岛蜂腰部建立新防线”的构想。先是利用其空中优势对志愿军后方运输线、物资囤集地和部队集结地进行空前猛烈的轰炸,同时出动海军对元山、新浦、清津等沿海港口炮击封锁和对东西沿海岛屿进行袭扰,接着就采取多路齐头并进的战术再次全线月初又越过了“三八线日,敌人已占领了“三八线”以北的杨口、汶山、涟川、芝浦里、华川、麟蹄一线。

  李奇微的疯狂,使志愿军的前后方都受到了极大威胁。志愿军决定对敌反击,发起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

  4月19日,二十七军奉命接替四十军阵地。20日,兵团下达了作战预令,以二十七军为中路,左邻二十军,右邻二十六军,向南攻击。

  这时,二十七军的正面有美军第二十四、二十五师和李承晚军第六师、英军第二十七旅等部。二十七军的任务是:沿松洞里、阳地村、长明里以西、文惠里、芝浦里以东一带,向东南渗透,迂回割裂美军二十四师与英军二十七旅,尔后协同二十军求歼英军第二十七旅,得手后再直插新场里到永平之间,分割美军第二十四或二十五师一部歼灭之。二十七军受领任务后,乃以八十、八十一师为第一梯队,七十九师为第二梯队,开始向南攻击前进。

  22日黄昏,战斗打响。在炮火掩护下,二四三团二营先连克了敌人占领的5座山头,至23日凌晨,已与二四二团一起控制了龙华洞。二三九团也于23日拂晓前攻占了647高地及其一线阵地。在我军猛烈攻击下,自等里、长明里地区之敌纷纷南撤。二三九团又于下午攻占了自等岘。至此,八十、八十一两师顺利完成了突破任务,占领了自等岘、龙华洞、芝浦里一线,率先打开了美军第二十四师的防御缺口。

  为求割裂当面之敌并予以歼灭,八十师令另1个团前出芝浦里以南的文岩里、自屹峰一线,切断了芝浦里敌人的南撤退路;另令1个团前出榆亭、坡州洞一线,切断云川里之敌退路;主力前出至狼逾里一线,以切断场岩里与机山里两地敌人的联系。当晚,各部开始攻击。但当面之敌察觉我军意图后,多在我军赶到之前即已南撤。27日,接到兵团命令,友邻三兵团已在竹叶山地区切断南撤敌人之一部,令二十七军即赴竹叶山地区,协同十二军歼灭所围之敌。但当八十一师奉命抵达时,竹叶山已被兄弟部队占领。于是,各部继续攻击前进。28日,八十、八十一师进抵天摩山东西一带,七十九师进抵竹叶山一带,军特务团进抵仙坛里地区。敌人主力已撤至汉城及汉江、昭阳江以南。29日,二十七军奉命停止攻击,转至金化以南的沙金鹤、场岩里一带休整。

  从22日开始的1周内,二十七军从金化附近一直打到汉江边,对尚在攻势中的敌人实施大规模的迎头反击,突破了美军防线,完成了向南迂回渗透的任务,歼敌1158名。但是,由于多种原因,未能成建制地大量消灭敌人。而且,由于这一路攻击全是复杂的山区,山峦叠嶂,道路崎岖,又遭到敌机的猛烈轰炸,进击非常困难,部队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二四〇团二营参谋长、“华东三级人民英雄”李耘田、二三九团政委耿福海等不幸牺牲。二三五团作为二梯队,除每日以作战动作跟进外,也与敌机进行着异常艰苦的搏击。不过,通过对二次战役的认真总结,全团防空意识加强,防空措施有力,指战员们行动积极,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的斗争技能方面已提高了一大步,基本上保持了完好无损。

  敌人退至汉城和汉江、昭阳江以南之后,迅速构筑防御地带。整个战线已成从西南到东北的斜线状态,东线敌人已成突出之势。从自隐里以东直至海边,全部是李承晚军,计有踏枫里一带第五师、驿内里一带第七师、西湖一带第九师、县里一带第三师及襄阳地区的首都师(第一师)和十一师等。4月28日,中朝联合司令部首长决心转兵向东,以李承晚军为主要打击目标,发起第二阶段作战。

  5月13日,二十七军从集结地隐蔽东移至昭阳江北岸的龙岩里、杨口一带预定集结地域。二十七军的任务是在昭阳江西起大同里、东至九万里之间的16公里正面上担任突破,与左翼二十军一起攻歼上南里、坊内里的李承晚军第七师,与右翼的第三兵团十二军一起攻歼李承晚军第五师。

  从大同里到九万里正面五六十公里纵深距离上,右翼一线主要有李承晚军第五、第七师的于论里、新修谷、五美洞、砧桥、坊内里、梨岘等要点,左翼一线主要有李承晚军第七、第九师的桥洞、所峙里、金富里、直洞、柏子洞、岩达洞、上南里等要点。横贯于正面的主要有3条基本上是平行的公路:一条是靠近昭阳江的从九万里东面的麟蹄开始,经富坪里、多物里、于论里、自隐里至洪川的洪麟公路;一条是自麟蹄至县里,再从县里拐向西南,经西湖、龙浦、下南里、上南里、岩达洞、砧桥、美达洞、丰岩里至横城的公路;再往前的一条是从襄阳过来,西接县里往西南经广院里、苍村里、长津坪至判官岱,再拐向丰岩里分别连接洪川、横城的公路。这3条公路把二十七军的攻击正面划分成了不规则的三大块。鉴于这一带全是山区,山连山,水绕水,地形异常复杂,军首长决定先以有力的一部直插砧桥、梨岘一带,抢占要点,切断坊内里以北之敌的退路及李承晚军第五、第七师之问的联系,再以军主力配合二十军攻歼上南里、坊内里一带的李承晚军第七师,另以一部配合十二军攻歼李承晚军第五师。

  5月16日16时,在炮火掩护下,右翼八十一师首先打响。二四一团5分钟即突破了敌阵地,歼李承晚军第五师三十五团一部,从敌人的防御正面打开了缺口,并朝东南方向开始攻击前进。与此同时,八十一师师长兼政委孙端夫亲率二四二团二营进行长距离穿插,先后突破了敌人设置在公路上的多处地雷群、铁丝网,击溃了公路两侧的敌人,经于论里、五美洞、柏子洞等,9个多小时中,连续激战13次,向前进击了60多公里,于17日凌晨5时攻占了岩达洞,切断了县里以南公路。这时,李承晚军第九师三十团主力刚好南撤经过此地,被孙师长指挥二营以突然动作猛击迫回,不得不狼狈撤回龙浦,随后又撤回县里。击退南逃之敌后,穿插营马不停蹄,继续朝砧桥方向猛插,于当日11时到达砧桥附近。团主力随后跟进。当晚20时,二四一团经一路攻击,与二四二团在砧桥附近会合,并一举将砧桥占领。师指挥所和二四三团经大小数战,也于17日下午到达岩达洞、上南里一线。

  左翼七十九师以二三六、二三七团为第一梯队,16日黄昏同时突破了昭阳江向南挺进。在敌人火力严密封锁下,二三六团指战员们不顾水流湍急,奋勇涉水,一举攻克敌堡数个。当晚23时,二三六团开始朝金富里攻击,17日天亮后抵达金富里东南直洞一带。适遇溃兵多股,只得进行搜山捕俘。全团一天捕俘260余人。二三七团过江后奋勇攻击,先后击溃李承晚军第七师所部多股,并于17日晨8时于所峙里打散了李承晚军第七师第五团的指挥所。但因敌人溃散,下午也不得不进行原地搜山。18日,全团进抵金富里附近的车逾、远幕洞一带,与二三六团一起做好了攻击南窜之敌的准备。

  二三五团为二梯队随二三七团过江后,17日晨6时,二营转向桥洞、于论里方向攻击,团主力则朝所峙里、金富里、直洞方向攻击。二营连翻了10座山峰,于11时到达于论里,与二三六团取得了联系,转攻上下多物里。17日下午17时许,团主力先头八连抵达金富里808高地。这时,李承晚军第七师八团三营刚好从丹芝洞南撤准备逃往金富里。“钢八连”全体指战员在连长带领下,立即全部展开,抢占有利地形,先敌开火,以刺刀见红精神,很快将敌人压人金富里东南的一条狭小山谷内。经激战,歼敌40余人,俘敌185人,缴获各种100余支(挺),创下了志愿军以1个连全歼敌两个连的范例。七连由808高地向东攻击,于19时攻占直洞。18日拂晓,全团占领了直洞、柏子洞、上南里、松溪洞一线有利阵地,奉命对李承晚军展开分区搜索。二梯队八十师随八十一师跟进,切断了麟蹄至洪川公路,占领了桃木洞一带有利地形。至此,二十七军已切断了李承晚军第五、第七师的联系,形成了对李承晚军第七师合击的有利态势。

  这时,被二十七军分割在左翼县里一带的有李承晚军第七、第九师,以及再往东一线的第三师。在东线友邻二十军和朝鲜人民军的积极打击夹击下,敌第七、第九两师走投无路,企图打通县里以南公路,向南撤逃。敌第九师三十团企图再次从上南里突破,被八十一师炮火打散。敌三十团被打散后与师部失去了联系,只得转向东南。八十一师即令二四一团赶赴苍村里一线日晚,二四一团控制了苍村里、广院里一线。但二四一团未见敌三十团,却遇李承晚军第三师向南撤逃的另一部2000余人。二四一团即行向敌攻击,歼其百余。余敌溃散。

  从18日下午李承晚军即已开始大部南撤,跑得最快的这时已越过了我军的堵击线。军首长乃令八十一师增兵苍村里一线堵歼逃敌。军特务团也进至苍村里西南的梨岘、直浦里一线堵歼敌人。但敌人的南逃速度还是比我军堵截的快。八十一师乃再令二四二团配合军特务团往南疾进东沙里、长水洞一线,二四三团南出鸟项洞、德头院切断苍村里以南公路。七十九师与八十师亦奉命控制多物里至于论里、上南里至松溪洞一线条公路全部阻断。

  然而,围歼李承晚军极其艰难。这不仅仅是由于地形复杂,我军地理环境极其陌生,敌人则十分熟悉,更重要的是敌人一打就散,跑得满山遍野都是,又随时换成便衣,兵民不分,炮火既发挥不了很大作用,围追堵截也往往被敌人小股分散化装窜出。所以,截住这一批又跑了那一批,围住那一股又跑了这一股,很难歼灭,更难成建制或大股地歼灭敌人。相反,敌人则用分散扰乱的游击战术对付我军,给我军的行动造成了极大困难。八十一师主力南进的时候,在二十军一部配合下,一次消灭李承晚军5个整营3000余人,已经是一个巨大胜利了。

  由于我军隐蔽东移,突然给东线之敌以如此快速迅猛的切割堵追打击,不但急得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大呼“联合国军落潮了”,而且使“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也不免感到面子难看。他急令美军第三师从西线东调丰岩里地区,以策应东线作战。二十七军首长当即决定主力进至丰岩里以北地区,阻击美军第三师,并相机歼其一部。

  19日傍晚,八十师分两路南下,左路二三八团经金富里、砧桥,于当晚20时抵达葛岘、水下里一线,右路二三九、二四。团也于同时进抵丰岩里以北讷言里、佳丘里、九屯峙一带。二三九团五连先取丰岩里正北2公里的高阳山,毙敌3名。次日,美军反扑,又被六连九班击毙16名,被迫退却。全师进入指定位置。

  七十九师奉命进入丰岩里以东、判官岱以北地区。二三五团直插丰岩里东北的明洞里。20日凌晨3时半,一连于西明洞,九连于东明洞南山,分别攻击前进。途中,九连先与李承晚军第七师三团八连遭遇,迅速抢占有利地形。歼敌一部,将敌击溃。控制了东明洞南侧889高地及其以西高地。一连直插西明洲,也于西明洞南与李承晚军第七师三团的一部遭遇,将敌1个班全歼,俘敌排长以下3名。此时,美军第三师十五团先遣部队,已先于我军将该地制高点580高地及638高地占领。丰岩里、坊内里公路横贯于两高地之间,山高坡陡,地势险峻,攻占两高地,即可控制公路及周围山头。一连指导员李树森和连长萧振德立即指挥部队先敌开火,欲乘敌立足未稳之际,以迅猛动作将敌人击溃。副政治指导员率二排迅速攻占了638高地,并击退了敌约两个班的反冲击,毙伤敌人10余名;连长率三排首先夺取了580高地北侧一个山头,毙伤敌8名,尔后又消灭了正在对面山谷集结的敌人约1个排。但在向主峰攻击的过程中,遭到敌人交叉火力射击。萧连长立即率部与敌人展开激战。这时,李指导员率1个排从左侧迂回.攀过陡壁,插到敌人侧后,一举夺取了敌重机枪阵地,连克3个山头无一伤亡。敌人在我军的夹击下,弃尸14具。向山下溃逃。下午14时,一连攻占了638高地和580高地,与敌人对峙。

  与此同时,二三六团已进抵判官岱、大月一线,二三七团进至加真浦里以西小釜沼一线个团均已攻占指定位置。这样,二十七军主力就在丰岩里的以北以东地区,西起九屯峙、佳丘里至高阳山、峨嵋山、明洞里、梨岘,东到八十一师占领的三巨里、长水洞一带,形成了数十公里的坚固防线。

  从5月9日奉命东移,到这时二三五团已连续行军作战10余日,即使从16日南渡昭阳江开始也已5日。这时我军已建立起后方补给线,尽管这时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同二次战役时相比,各种条件应该说都已有所好转。但由于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后方供给还是十分困难,多山的地理环境和日夜不停的霏霏霪雨,也给装备极差的我军指战员的行军作战造成极大阻碍。可以这样说,二次战役时连起码的防冻防滑的装备、药品都没有,这时依然连起码的防雨防病的装备、药品都没有。那时是大批被冻伤,而这时由于缺乏防病治病的起码条件,疫病流行,普遍罹患的是痢疾、疟疾等疾病。由于后勤补给没有保障,南下作战所需的弹药、给养都得靠个人携带,每人负重多达35公斤多。可以想像,这样的深入敌人纵深作战,那个艰难将会是个什么模样!

  当然,二三五团各基层领导在组织指挥上已大有进步了。从战役开始,每人每日背负着35公斤多重的武器弹药和用品干粮,一天最多吃两顿饭,每顿最多吃6两炒面,天上飞机追踪轰炸,眼前的敌人神出鬼没,脚下的高山大岭多在千米以上,随后又是下雨,每日行军作战往前进击多在50余公里,却出现了九二炮连、一、二、三机炮连、直属连、运输连及一、三、四、七、八各连,均无一人掉队的好现象,这是何等的不易。

  部队的极度疲劳和伤病,是明摆着的。一日经70公里急行军攻击明洞后,部队更疲惫不堪了。

  尽管指战员们从一开始就干粮省着吃,弹药省着用,发扬解放战争中“三发子弹要消灭一个敌人,五发子弹要缴获一支枪”的光荣传统,有的进军路上就已开始挖野菜补充,可由于每天都是只有消耗没有补给,打到明洞这儿,大家的弹药干粮还是十分缺乏。此刻的二三五团,还是和二次战役时一样,仍是一支“饥饿之师”、“疲惫之师”。

  针对这一状况,一连接受了阵地阻击任务后,立即构筑工事,调整兵力火器,进行了认真的布置和准备。连决定一排扼守580高地主峰,二班守主峰的两个小山头,一、三班配置在主峰后侧;三排附六班扼守高地西侧的两个山脊,由六、七班扼守前沿,八、九班配置在两班的侧后阵地;二排的四、五两班防守638高地。连指挥所设三排阵地鞍部,炮班配置在西明洞南侧。

  20日下午,一连击退了敌人两次攻击,毙伤敌人31名。黄昏后,趁敌人停止攻击之机,及时抢修工事,调整防守部署,以三班接替了伤亡较大的二班阵地。

  美军还是故伎重演,凭借其绝对的炮火优势和空中力量,先开始对东西明洞猛烈炮击和狂轰滥炸,然后就是步兵在坦克掩护下的疯狂进攻。对他们的这一套,一连干部战士早已领教过了。因此,从一开始大家就忍着饥饿疲劳抢修起了比较坚固隐蔽的防空洞。但是,步兵进攻一打响,连长萧振德就身负重伤被转运下去。指导员李树森只好一个人肩负起了这场阻击战的指挥重任。

  连日的痢疾,早已拉得他不像人样。昨天率部攻占西明洞南山的时候,他就差点儿昏死过去。一位朝鲜老大爷给了他一头大蒜。李树森就着大蒜瓣儿吃了一把炒面,才觉得身子舒服了一点。他知道,这炒面是二次战役后周恩来总理得知朝鲜战场上给养太困难,发动东北人民家家户户磨炒面,才好不容易从千里迢迢的大后方运过来的。比起二次战役吃冻土豆来,这不知好多少倍了。但是,从出发开始背的5公斤多炒面,一路走,一路吃,越吃越少,只剩一个袋底了。他舍不得多吃一口,所以体力还是极其虚弱。昨晚萧连长就是看到他太虚弱了,不肯惊动他,让他在防空洞里多休息一会,自己一个人奔上阵地指挥,谁知一出去就负了重伤。送走连长后,李树森急急奔上一排阵地。

  阵地上,这时早已硝烟弥漫,弹雨横飞。仅是一排阵地,美军就集中了1个连的兵力,进行连续攻击。一排的勇士们居高临下地用机枪手榴弹把敌人打了下去。敌人咿哩哇啦地叫着,后来竟把大口径火炮都推到阵地前沿来“直瞄”射击。美国佬的钢铁就是多,一轰就是一大片,一轰就是老半天。但是,一排的阵地还是岿然不动。敌人轰又轰不掉,攻又攻不上,只得在丢下30多具尸体后,捏着鼻子悻悻而退。

  三排这边,美军也集中了约1个连的兵力。在敌人火炮加步兵的猛攻下,六班阵地曾一度被攻破。九班立即乘敌立足未稳,从侧翼向敌人发起冲击,歼灭了突人之敌,恢复了阵地。下午2时许,敌人又有两个班突入了七班阵地,也被八班以猛烈火力从侧翼支援把敌人反下来。李树森来到三排阵地的时候,在三排的连排干部均已负伤。李树森连忙进行了调整,指定了代理指挥,一面让大家抢修工事,一面搜集弹药,准备再战。下午3时许,敌人在炮火急袭后,动用了1个营的兵力,再次对三排阵地发动攻击。李树森给大家作简短动员后,迅速跃入机枪阵地,与战士们一起奋起抗击。排长姜殿英负伤不下火线,代理连长沉着指挥,给大家以极大鼓舞。激战间,机枪手史春茂看到敌人正向指导员射击,喊了一声“指导员”,就一下子扑到李树森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子弹。李树森看时,鲜血正从史春茂的头上流下,已经重伤昏迷。李树森连忙给他包扎了一下背进防空洞,自己端起机枪向敌人射击。一盘子弹还没有打完,只见史春茂跌跌撞撞地又来到身边。这时敌人已经很近。李树森正想命令他下去,谁知他比李树森还快,一把夺过李树森手中机枪的同时,一把把他按倒在地,自己一跃上了工事,就站在战壕的边沿,端着机枪朝敌人猛扫。真是一尊铁打的活金刚!见到史春茂这一谁也想不到的敏捷而强劲的动作,李树森都不由愣了一下。敌人被这气势吓坏了,“哗”的一下向后退去。李树森抓紧时机,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亲率八班一个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敌发起了短促突击,毙伤敌人50余名,终将敌人击溃。

  在三排侧后的阵地上,配属给一连的机枪连六班,也打得异常紧张激烈。他们充分发挥我军的近战特长,每次都是在敌人进攻到一二十米时才突然开火,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弃尸而逃。敌人于是又利用强大的炮火向六班阵地反复轰击,打得六班阵地乱石横飞,岩崩崖塌。但六班不为所惧,沉着应战,你炮火猛的时候我就躲进防空洞,你炮火停的时候我就出来阻击,和你面对面相距不过一二十米,让你炮火再凶也不敢打,弄得敌人毫无办法。直到最后,他们的子弹都已打光,敌人也未能攻上阵地一步。

  从三排到一排,要经过一个鞍部。司号员眼尖,刚下到鞍部就已发现右侧山脊上有两名美国兵正朝一排重机枪阵地冲去。这两个大个子美国兵,大概也是美军中的“孤胆英雄”吧,是想配合正面攻击来建立奇功的。司号员一拉,李树森也看到了。他连忙举起手枪射击。可不知怎么搞的,也许由于离得太近了,就几米远,连发了两枪,竟没有打中。敌人却立即投来了手榴弹。还好这儿坡陡,手榴弹从头上飞过,滚到了崖下。再一枪,前面那位“孤胆英雄”终于滚到山下去了。可这时李树森枪里的子弹也已打光。在这种时刻,那就要看看谁是真的“孤胆”了。李树森举着空枪猛扑上去,大喊:“不许动!”谁知这一喊竟吓得那个美国佬站立不住,一头栽下了深谷。任务,保证了阵地的完好无损。战后一连荣立集体二等功,指导员李树森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英雄”称号,并荣记一等功一次。

  感谢原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王景崑(解放上海时任27军235团团长 暨“济南第一团”)之女王小萍对文汇“上海解放七十周年”报道所给予的支持和帮助

http://hoadamnews.com/fucanmouchang/8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